欢迎访问芦艺网!

夜鹰

夜鹰 他是一个活在夜里的孩子 所有的白昼他都在沉睡 只有到了夜晚他才现出真身 在他睁开双眼之前 夜幕已经掩盖了黄昏的天空 在黎明的天空点亮之前 他的双眼已经又闭上 因此从来未见过黎明或者黄昏 白昼下,他橡树一样站立着的生活 平静的一切没有任何惊奇 永远的宁静或者死寂 没有一点点的生气 黑夜里,他像夜鹰一样贯注着整个森林 哪怕是多么微弱的动静都无法掩藏 犀利的眼神里充满了生命力 仿佛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疲倦 秋季的白昼显得有些短暂了 树上的叶子开始有了颜色的变化 枝头上的鸟儿少了 过早凋零了叶的枝头显得有些孤单 也偶尔发觉那种缺乏生机的干枯 慢慢散发出腐朽的味道 长夜里,皎月若悬在高高的枝头 只是即…

继续阅读

孤独的旅行

孤独的旅行 他是一个孤独的远行者 他有一个奇怪的旅行箱 在漫长的征程中 甚至忘记了自己的步伐 在他眼中没有所谓的方向 方向不过是迷惑自己的空虚 他一直拖着那个沉重的旅行箱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 穿过黑夜踏过白昼 但他并不知道旅行箱里放了什么 也从来不打开看看 长长的风衣被风撕得残破了 背包也显出沧桑的陈旧 悬崖陡岭泥泞沼泽都不曾成为阻碍 被遗忘的步伐却一直未曾停止 也许是内心中本存的渴望 或者是已经被魔化了一般的信念 一直支撑着这个身体 不管历经多少苦难和风雨 都不会轻易放弃 漫天黄沙掠卷大地的沧肌 用一支神箭刺向那颗依然跳动的心 用血液滋养那些焦渴的荒草 死亡并不会成为最后的恐惧 来年腐朽的风衣…

继续阅读

七月,不可名状

七月,不可名状 七月 在记忆里轮回的 不是情感的挣扎 没有挣扎 是刻意的掩饰 还是努力地克制 在这个七月 窗外的鸣蝉有点吵杂 我的心情没有以往那样宁静 不安定的心 在诉求一个不平凡的结果 彷佛消失在昨天的暮雨 没有谁真正在意她的去向 暮雨洒落的点点滴滴 又会是谁的心情 勾起谁怎样的回忆 如阴霾的天空里看不见的阳光 明明知道会很温暖 心中却依然感到严寒 一个人的房间里 显得有些空洞或者空虚 闪烁的光标里词不达意 已经不知道在言语些什么了 该做好的就好好做好吧 做不好的又无能为力了 似乎略显无奈的此刻 不是自己喜欢的自己 缺少的一种意志和力量 寻找,还在继续 —— 2009/07/24

继续阅读

窗外,散落一地的心情

窗外,散落一地的心情 似乎已经忘记了 多久没有想起你 回忆是那么久远 思想却那么肤浅 没有温度的思念 是什么样的冷漠 没有色彩的回忆 是什么样的枯寂 空气凝结成的冰 冻结了我的眼睛 没有留下的酸涩 是坚定了的自己 还是麻木了的心 雨没有停止低落 花也哭泣的低垂 看那看不见的风 听那听不见的歌 跌落一地的忧伤 是谁不经意的泪 是一首无言的诗 还是一滴甜的泪 没有秘密的活着 是否就没有距离 谁的微笑被点燃 我的心却被烧焦 雨水打湿了身体 却打不碎那梦境 一个微笑就足够 让梦境重新复圆 梦仍是最美的刀 我笑着忍受刀伤 直到你最后离开 散落一地的心情 有谁愿意去拾遗 —— 2009/07/01

继续阅读

你的身影——故乡

你的身影 又是一个夏日的黄昏 似乎在这样的夕阳下 更容易想起那故乡苍老的山脊、蜿蜒的古径 还有漫天的红霞之下的村庄 坐在窗前,静静聆听《似水流年》 流年似水一样悄然逝去 仿佛我还坐在家门口的石板上 静静观望远山上的夕阳 那红红的光芒照亮了几代人的思想 从每一个清晨,或者黄昏的田埂上 在山间浮现的背影是谁的 以前常常看不清 一样的凝望 不一样的叹息 曾经渴望远行 如今却害怕分离 一样的夕阳 为什么这样的忧伤 时光没有给予一次回想 突然怀念起你那样瘦小的身影 每一个夜里我总是无法看清 你还是和往日一样的辛勤劳作么 是否仍然是不到天黑不肯回家 每一个黄昏 我站在巷口看见的都是一个弱小的身影 你在星光…

继续阅读

请为我默念一首诗

请为我默念一首诗 选一个像这样安静的夜晚 躲在暖暖的被窝里遥望窗外 窗外那皎洁的月光照亮了手中的书页 翻开那安静躺在怀里的诗篇 用一种内心深处的平静细细默读 思绪慢慢飘向那比思念更远的地方 期待遇见那弥漫春意的芬芳花园 阳光下彩蝶飞舞燕雀啼鸣的树林 晚风吹卷古久的蜿蜒曲折小巷 斜晖渲染破旧的断壁残墙 斜阳下我站在通向山谷的小路上 声嘶力竭地对你呼喊 直到烈日用炙热焰火灼烧我的咽喉 我仍然无法控制地继续执著 双眼也被残阳染红看不见路的出口 夜色慢慢笼罩整个大地和村庄 我疲倦不堪的身体终于安静睡着 醒来在月光依然皎洁无暇的静夜 挚爱的诗篇如婴孩般安睡在胸前 再次轻轻翻开一页 上面写着: 静寂的夜深…

继续阅读

请宽恕自己,再前行

一觉醒来,莫名的低落徘徊在心头 若有所失的感觉 想想浪费的太多的时光岁月 想想虚度的太多的青春年少 已经不能再回头 回头也看不见过去已经迷失的那个身影 何必再一次让陷入难堪的境地 何必要那样痛苦地挣扎在幻想的边缘 没有多多余的时间允许挣扎 已经迈出了一个步伐 没有退路了 没有多少真正值得留恋的吗 我也在等待自己回答 从此过上一种新的生活 安静,也不必再害怕什么 自由,也不必再牵挂什么 从容,亦不必再思考更多 简单,从此不想太多复杂 只要默默安静地向前迈进 永远没有完结的痛苦在世间长存 渴望有一颗宽容的心 接纳宽容那被灼烧的心 带着罪恶的活着的每个灵魂 都祈求宽恕 然而上帝却在每个人的心底沉睡 …

继续阅读

且说死亡

对于我这样一个不曾真正经历过死亡的人来说,说解死亡是一种大言不惭的举动,还也并不等于我真正没有经历过,曾几何时我也离死亡那么近,然而贴近死亡的瞬间我却又一次幸运地躲过了死神的长剑,也许是上天的眷顾吧! 死亡,对于任何生命来说都是不可避免的,这让我想起了一个词--“生生不息”。何以可以生生不息?息是一个生命最终必然的结果,没有什么生命可以避免。死亡,是生命得以循环的根本,前提。所以对众生来说,确实是生生不息的。 生命是怎样的脆弱或者坚强,我不去作妄断,所有的生命将会用自己真实的经历来告诉自己。在那么多消失在灾难中的灵魂里,我们看到了我们脆弱且渺小的一面,而在灾难之后,我们看到了许多在与死神搏斗之…

继续阅读

那一个浅浅的笑

在那个偶然的时间里 你我出现在同一个空间 如果只有一次 我想我也会记得 你那浅浅的笑 迷人的笑 机缘或者巧合 多次不期而遇 迷人的笑颜却印在心里 红色的外衣 鲜艳的骄阳一般 散发着怡人的温暖 我无法比喻的心情 有所不同 在你转身的笑意里 感觉如沐春风 2009-01-08

继续阅读

冬雨

四季里有不同的风景 冬,是肃穆的庄严的 在这个清晨 迷蒙的冬雨笼罩了大地 烟雨弥漫的树林显得出奇的宁寂 我走上天台 眺望远处的水杉 冬天就在心间 冬雨又带来我的怀念 水杉笔直依然 2008-12-28

继续阅读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