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芦艺网!

时日论之

gudai-jishi

是日,余偶发奇思,竟度时日之虚实,虽觉有所不慎,然以己喻之也非不可矣。
晨起,大惊乎!未觉,竟是午!余头探于褥外,亦惊!舍人无起出者。于是乎慨然,今之时日再非昔之年月矣,惑矣,哀哉!
日挂中庭,尔等还自眠而安然。余欲出走之,然风声紧逼甚乎。封耳置帽紧衣直行,出余之破舍转至餐堂,进而取食之,温饱而笑走之。
望苍木枯槁形容,叹败叶满地残迹。余自问余心:时日漫长不?夜归来,余尝凝目静宇,惑于星宿奇渺,反思之,不解。
夜深,余尽是倦意,覆褥而梦,安之泰之。时日竟是如此之匆匆,余须惜之金贵乎。是故,尝识此文与友共勉之。
二千零八,十二,零八,凌晨。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